活用汉字三千 人生风光百年

活用汉字三千  人生风光百年


《小学教学》记者  扬清


  全国字理教学研究中心理事长、特级教师黄亢美先生主持研究的字理教学颇具特色。越来越受到全国广大小学语文教师的青睐。早就想跟黄老师聊一聊,这次总算天遂人愿,借参加南宁全国名师观摩研讨会之机对黄老师进行了专访。


  记者(以下简称“记”):黄老师,您对字理教学很有研究,能不能给我们讲讲您是怎样走上字理研究之路的?
  黄亢美(以下简称“黄”):34年前,与共和国同龄的我就读于广西师大中文系,时值“文革”后期,极“左”思潮仍然泛滥。一次在图书馆借书时偶然发现了清代王筠《文字蒙求》,阅读后方知字里乾坤之大,一时爱不释手。当时的书店除《毛泽东选集》外几乎别无他书,于是与几位“文化饥渴”之士轮番刻写,硬是把《文字蒙求》全本油印出来。正是源于《文字蒙求》的启蒙,我对汉字学习和研究的兴趣日浓。
  如果说偶读《文字蒙求》开始走上字理研究之路是兴趣使然的话,后来面对教学现状使我产生的则是一种沉重的使命感,由于师范院校汉语教材中有关文字学的知识很少,致使中小学教师的文字学基础比较薄弱,不少具有二三十年教龄的教师,还认为左耳旁的字真的与左边的耳朵有关,“肚”字的月字旁与月亮有关,“煮”的“灬”与水有关……识字教学也多为独体字数数笔画,合体字说说结构而已。如此的机械教学自然是高耗低效的,甚至可以说是我国汉字教育倒退和沦丧的一种表现。面对这样的状况我立下誓愿,要为弘扬祖国的汉字文化尽自己的一点力量。
  记:昨晚我拜读了您编写的《小学语文字理教学手册》,这本书可以说是识字教学的工具书,您一定下了不少工夫。
  黄:是呀。我在师范任教时就十分注惫补充和扩展相关的文字学知识,当了专职教研员后觉得只靠写文章或面授字理知识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就萌生了编写一本适合小学教师使用的文字学工具书的念头。从上世纪90年代勿开始,六易其稿,历时10年才完成并出版了40余万字的《小学语文字理教学手册》一书。本书析解了3500个常用汉字,每字均先指出其造字方法、字源含义、教学解说,特别是对演化字和简化字均作了便于学生识记的新解,每字还配一首形义结合的歌谣或顺口溜。
  记:这本书可以说是一本非常适用于课堂教学的“新说文解字”。老师们有了它,识字教学就便捷和有效多了。您能就字理教学的意义、内容和方法给我们说说吗?
  黄:依据字理进行教学,能让学生体会汉字的意象美,感悟汉字的文化内涵,形成学生识字析词的能力,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就内容来说,字理教学主要是指依据字理进行识字教学。对构字率较强的象形字的教学一般可采用“溯源—对照’的方式进行、“溯源”就是简明扼要地阐述汉字产生、演变的大体过程,一般可通过图片展示、动作演示、故事解说等方式进行。“对照”就是指在展示汉字演变过程后,将楷体汉字各部位与篆体、客观物体各重点部位进行对应比照,使学生形象地感知画图——篆体——楷书之间的联系,从而理解和识记所学楷体汉字的形义。形声字占据了汉字百分之八十以上,学生掌握了常用的、组字率较高的独体象形字以及用它作形旁时用于表义的特点。就能形成识字的能力。进而触类旁通地学习大量的形声字以及会意字。例如:学了“火“字并懂得“火”作偏旁时有时变写为“灬”,那么,当学到“热”“照”“煎”“熬”“熟”等字时就能自觉地用“火”去析解字义。此外,字理教学还包括字理析词,也就是在品析词语时,采用先分解后组合的方法进行词语的析解和品味。例如:《五彩池》一课中有“水池周围的树?依据字理析词的方法先把“瑰丽”分解为“瑰”和“丽”,“丽”是美丽,“瑰”字是斜玉旁,斜玉旁与宝玉、瑰宝有关。由此可知,“瑰丽”即是像碧玉般的美丽:五彩池的水在阳光的映照下五光十色,像碧玉般清澈透亮。因此,用“瑰丽”显得十分和谐的题,而“美丽”则显得空泛抽象。由上可知,析解品昧词语时,一般应先依据字理找出本义,而后再联系上下文找出文中义:如果我们能如此地依据字理进行识字析词,那么汉字和词语出现在学生眼前时。就不再是一个个抽象的符号,而是真正地如诗似画了。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这样认识和运用汉字,那就真的是“活用汉字三千,人生风光百年”啊!
  记:听了您的解说,感到字理教学的确很重要,在具体的施教中要注意些什么呢?
黄:“读准字音、认清字形,理解字义”是识字教学的基本要求。首先必须切实地做到音形义紧密结合。然而,在当前的识字教学中对汉字形义忽略和淡化的状况是非常严重的,主要表现在归类识字中,目前的识字教学多为笔画和结构的分析。如“大”字和“男”字,只要学生能回答出“有三画”“是上下结构”,老师就大加表扬。在随文识字教学中,大多数老师只在讲读前抽读生字卡片,读准字音后就一味地讲解课文,对生字的形义未能很好地结合请境进行析解,讲读完课文后就让学生写生字,认为写字就是字形教学,这其实是一种很大的认识误区。“写字”关注的是笔画及结构的美观匀称,主要属美学的范畴,正因如此,课标把它划出“识字”之外,与“识字”并列为“识字与写字”。由此观之,相当多的识字课特别是随文识字课,学生虽读准字音,但并未能认清字形和理解字义。当前的识字教学,汉字形义虚化,字理意识淡薄,表面看“量”已达标,然而“质”未达成。一些识字实验也是盲目地迫求织字的“量”,漠视识字的“质”。所谓一年识了多少字云云,大都只是会读而已。至于其形义则不甚了了、如此的“快速”岂不成为“泡沫识字”?
  其次要注意处理好汉字的字源义和新解说的关系。由于汉字的演化和简化,部分汉宇已难以按其本来的字源义析解和识记了,如繁体字“塵”从鹿从土,会意为鹿奔跑而扬起尘土,现已简化为从小从土的“尘”,会意为小土为尘,若还是按其原形义向小学生析解显然意义不大。对部分形义演变较大的字和简化字能否“与时俱进”地进行新解呢?像著名特级教师斯霞在教学“蚓”字时引导学生识记为:蚯蚓是一种虫类。所以“蚓”字是“虫”字旁,蚯蚓爬行时身子有时弯弯曲曲的像“弓”字形,有时又拉改了身子像“丨”,教者在这里把从虫、引声的形声字“蚓”灵活地当做会意字析解了。总之,只要言之有“理”(含新的字理)),形义结合,便于识记、便可宽以待之。但是,对于一些诸如把“庆”析解为“广场上来了一只大老虎”之类形义脱节的所谓“新说”,则应给予正确的引导纠偏,防止出现“自主”变“自流”,“主导”变“不导”的现象。
  记:今天听了您上的二年级的“归类识字”课很开眼界,我所听过的大型公开课,教者几乎都是上中高年级的阅读课,您今天不仅上低年级的课,而且是单纯的归类识字,这的确是太少见了。您为什么选这种类型的课来上呢?
  黄:的确如你所说,现在各种教学观摩活动中上识字课的真是少之又少,几乎为零。原因是多方面的,大家或许认为识字课单调,不如阅读课那样因内容丰富而容易出彩;或许认为低年级的学生不易调教,课堂组织教学太费工夫。所以一般不上。我比较赞赏原来教学大纲关于小学语文教学主要是“指导学生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宇”的提法。其中提到的“语言文字”较之现在课标笼统地提“语文”要明晰得多,凸显了“人生聪明识字始”这一启蒙教育的个性特点。出于一个汉语言文字教育工作者的本性和职责,我非常主动地、心甘情愿地上低年级的识字教学课。2005年以来,我在杭州举办的全国名师精品课活动中曾先后两次上低年级的归类识字课,两次上随文识字阅读课。在北京、西安、镇江、宁波、温州、海口、深圳等地上课时,上得最多的也是低年级的识字课。即使是上中高年级的阅读课,我也是十分注意引导学生依据字理进行词语的析解和品味。2007年在杭州的华文国际教育研讨会上,我运用字理识字和字理析词的方法上了二年级的课文《雷雨》, 一些听课老师把我的课堂教学特色概括为保卫母语的“守根课堂”。周一贯先生在评论我的课时对字理教学的特色给予充分的肯定,并呼吁广大语文老师“应代承担起‘把母语的根留住’的神圣职责”。的确,在语文教学中,我们教师只有把字理教学这“根”留住,才能显现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汉语言文字课的魅力啊!
  记:您是全国字理教学研究中心的理事长,能不能介绍一下全国字理教学研究的情况,强化字理对目前的语文教学有什么积极的意义?
  黄:全国字理教学研究中心成立以来,我们先后在胡南岳阳、广西阳朔、吉林长春、北京市、山东潍坊等地举行过7届学术年会和教学观摩研讨活动,经过多年的试验,字理教学从内容到方法都日趋完善和成熟。第八届学术年会和字理教学观摩研讨活动将于今年4月15日,16日在北京市举行,本次活动除有专家讲学外,还将有多个省市的字理教学试验学校的教师上课交流,非常欢迎大家与会观摩交流。目前全国有10余省市的有关科研单位和学校参与到字理教学的研究中,课标组成员陆志平先生在其《语文课程新探》一书中也指出,“报据心理、字理合理安排识字的序列,是一个很值得探究的课题”。大量的教学实践亦证明,依据汉字本身的规律(字理)和学生的认知规律(心理)进行识字教学,当是最合理的教学。简言之,即是“字理+心理=合理”。因此,在当前新课程改革的大背景下,强化字理教学,对落实课标提出的正确把握语文教学的特点,引发学生“喜欢学习汉字”,特别是对当前具体落实小学语文“回归本色”更是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语文教学要回归本色就必须加强语言文字的训练,要加强语言文字的训练就必须注重词语的品析,要注重词语的品析就必须从字词的形义抓起,要对字词进行析形索义就必须凸显字理!
  记:您对字理教学研究的前景是怎么看的?
  黄:古语云“山含玉而生辉,水蕴珠而川媚”,汉字这颗明珠本来就是因其蕴涵字理而熠熠生辉、光彩夺目的。然而,这世界上唯一内含字理的汉字至今仍尘封泥蔽,使不少人无法看清其真身。有些教师字理教学意识淡薄.文字学基础薄弱。且把机械的笔画和结构分析当做主流教法,反而把凸显字理的教学视为所谓“烦琐化”了。其后果正如著名特级教师于漪所说:“我们的孩子习惯了字形分析,习惯了死记硬背,他们很少能从识字中感受到汉字的魅力,学习的兴趣也就可想而知了。”面对这样的情势,作为一个汉语言文字的教育者和研究者,真是感到肩上的担子分外沉重。我知道要真正地“擦亮汉字”并非一朝一夕之事,虽“路漫漫其修远兮”,但我愿与有共识的同仁一道“上下求索”,为弘扬祖国的汉字文化极尽绵薄!


(本文选自《小学教学语文版》2008年04期,作者杨清)

《活用汉字三千 人生风光百年》有3个想法

  1. 昨天听了您在北京的“全国中小学生创新阅读与作文名师研讨会”的讲课,深深被您的敬业精神所感动。您提问“班师回朝”的“班”的含义。我因为稍稍的迟疑,看着被别的同仁抢答正确,获得了您的纪念品,心里那个懊悔呀。一直到现在还在埋怨自己的胆怯与迟缓,如果能得到你的那本书,将是我此去北京的又一收获。只是自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怯怯的问:我还有得到您的著作的机会吗?我很喜欢研究繁体字。

  2. 黄亢美老师:你好!
    从浙江瑞安的杨望春那里得知老师是字理专家,很想向你学习、交流,我写了一本“有趣的汉字”,想发给先生看看,以便听取你的指导,我的e-mail是yanzhenhua1939@163.com
    手机号是18964546136
    望先生给我发一短信,告诉我你的电子邮箱地址,以便发去材料,谢谢!
    上海74岁老人 严振华 10。9。

发表评论